星沧陌路

嘛………又是我……就是宣个群~
第五人格语c群!锵锵~
我该说些什么……
……
大佬们求求你们拯救我们吧我们快在群里冻死了啊!!!!!!

清光の日

啊啊~翻了翻推特发现今天已经8月5日了呢……想必会有新入坑的小可爱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咳咳!
大家都知道,刀剑是没有办法确定生日的,于是粉丝们就把每把刀所对应的番号拆开来作为刀剑の日。
说到这里,小可爱们就该明白了吧?
没错,清光光的番号是85,拆开来就是8月5日,也就是今天!
emmmmmmmmmmm
我也是从凌晨就开始思考到底该写一些什么……最后做了决定:将我珍藏已久涂涂改改近一年还要继续涂涂改改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的同人本的短篇【雾】安清向小说的一部分放出来!
(其实是想一直保留到同人本放出来为止的……)
虽然我没有在片段中过多提到时间……但我想熟悉冲田组历史的米娜桑都会明白我将时间线放置在了哪里……
那么……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瘫坐在地上,安定环膝抱成一团,将头深深埋进臂弯里。
白围巾随着身体的抖动滑落到地上,露出点点嫣红。
那是昨晚,加州清光抓住即将落水的自己是留下的,凤仙花的颜色。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围巾上的几抹红。
雨,还在下。风,也还在吹。
鼻腔中尽是腥甜气息。
远处,传来杜鹃的声音。
不,这个季节,不该有杜鹃的。
抬起头,远方朦胧不清的树影上,清晰地停着一只艳红的杜鹃。
它歪歪头,盯了一会儿安定,随后仰天悲啼。那声音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像是已逝之人的告别。
在这哀鸣声中,那杜鹃,化为了一滩血水,从树上淋落。
淋落到那片污浊不堪的水坑中。
萎缩的花瓣早已不再鲜艳,红色的汁水也已被稀释地快要失了颜色。
那是今早,加州清光倒掉的,染爪红余下的染料。
那一滩血水融入泥泞,溅起不小涟漪。
相比起凤仙花,这杜鹃血的颜色明显要更亮丽,鲜艳一些。
也要更悲壮一些。
但雨水,依然把它稀释。
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围巾上的几抹红。只剩下泥土中的几片花瓣。

就是宣个群……

就是宣个群
嘛~这里星沧....内个啥,
弱弱的来给大家宣个语
c群.....
这是个有(o)逼(o)格(c)的语c群,不管是来
自哪里的小伙伴,只要你会搞事情,只要你热爱二
次元,只要你有语c的梦想(为毛有-种传销的即
视感? ],就算是小白,萌新,也没有关系!因
为我们的口号就是....原著属于大佬! 0oc交给我
们!
欢迎加入二次元乱炖ooc之语c篇,群聊号码:
654287626
来自不同动漫的语c爱好者......请不要嫌弃我!
(尽管这个群“偶尔”
会冷]
阿里嘎多!

你们不在的日子(8)【我:…………】

DAY8

  “如果不是万叶樱,那它会实现我的愿望吗?”

  樱花,开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开的,比曾经更加灿烂。

  也更加凄凉。

  一个人坐在树下对着繁花独饮。

  不得不说,加州清光的酒量是极好的。

  但是,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心碎的吗?

  加州清光许了个愿。

  他也不知道愿望是什么。

  这个午夜,落了一身花瓣。

你们不在的日子(7)

DAY7

   “原来锻刀,可以用碎刃......”

    加州清光成功了。

    他用大和守安定留下来的碎刃,锻出了一把新的大和守安定。

    可以利用审神者的灵力召唤出来的大和守安定。

    他能感受到丝丝灵力,那把刀,就像睡着了一样。

    加州清光只是盯着。

    看了一天。

    这个午夜,加州清光第一次不觉得冷了。

    虽然怀中的刀早已冷却。

你们不在的日子(6)

DAY6

  “总有一天会消失吧?连同我一起......”

   今天糟糕得很。

   起床被被子绊倒,洗衣服掉进河里,锻刀差点掉进刀解池......

   没有出阵,却已经碎了很多次。

   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

   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完,却已经是筋疲力尽。

   这个午夜,加州清光又失眠了。

   “大家,都不在了啊......”

   有时候面对事实,是很累的。

你们不在的日子(5)【这章真的不虐……我只是……哭唧唧】

DAY5

   “所以你为什么要只留下我一个人......”

   今天同以往不一样了。

   因为加州清光遇到了大和守安定。这个本丸的大和守安定。

   但是他已经暗堕了。

   即便如此,加州清光还是从他的口中得知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他还很清醒。

   那一天,审神者破天荒的出了门,找到了除了加州清光外的每一把刀。

   没有刀装和御守,就这么去送死。但是无法违抗命令。

   主命即一切。

  看着每一把即将破碎的刀剑,审神者一边哭一边不停地道着“抱歉”。

  但她并没有上前阻止。

  最后只剩下大和守安定了,可审神者此时却消失了。

  于是他逃了。

  却也因此暗堕。

  “其实这样也还不错......”

  加州清光突然阵阵心悸:“什么意思?”

  “至少这一次,换成了我。”

  加州清光这辈子也忘不掉这个场景。

  那个一直嚷嚷着“首落去死”的家伙,

  最终真的以首落死,与他告别。

  就像当年刀尖折断在池田屋的加州清光。

  这个午夜,比本丸更加寒冷的,是加州清光怀中的碎刃。

你们不在的日子(4)

DAY4

   “总感觉你们还在......”

   同往常一样地起床,洗漱,打扮自己,完成内番,出阵......

   有说有笑地聊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八卦。

   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问:“这样子会不会更可爱一些呢?”

   坐在房顶看月亮......

   但到了半夜

   加州清光才觉得,自己白天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笑的样子

   真的一点也不可爱。

你们不在的日子

DAY3

       “又是寂寞的一天……”

       加州清光今天依然没有锻出付丧神。

       那棵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古树又结花苞了。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三次了吧。

       没有审神者的灵力,本丸的天气也愈发诡异起来。

       明明昨天还刚刚入夏,今天却飘起了雪花。

       于是,加州清光决定今天不出阵了。反正结果都是一样。

       想了想,加州清光决定给本丸来一次大扫除。

       等一切都收拾好后,也已过了晌午。

       不知怎么想的,加州清光决定好好修一修指甲。

       “完成啦!”重新被主人呵护过的指甲又精致起来,被忽略的头发也重新打理好了。

       或许这次更用心一些,一切都比原来看起来更可爱。

       只是要给谁看呢……

       以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是为了得到审神者的疼爱。

       可如今又是为了什么呢?

       心中一阵莫名烦躁,加州清光一把扯下曾经想都没想过要摘下来的围巾。

       他以前是十分抗拒摘下围巾的。

       因为围巾下,是一圈可怖的疤痕。那是他第一次在池田屋碎刀后留下的。

       如果让人看到这么难看的伤疤,就不会再被爱了吧……

       可是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已经没有人会去看了。

       今夜,加州清光没有再下意识的去寻找怀抱。

文字·历史·存在

        付丧神,并不是生来就会写,会说,会走路,会战斗……
        即使是用的是成熟的身体,心智也几乎需要从0发展。
        比如说,这个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清光啊,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那么努力的学习那么多你可能根本用不上的字呢?”
         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缓慢地,仔细的磨着墨,看墨石渐渐化作纯黑的半粘稠液体,审神者似是无意间问到。
         一旁的加州清光神情认真严肃,似是在做些什么伟大的事情。听到审神者的问话,加州清光提笔写字的动作停住了。
         垂直握着的毛笔沾满了墨,在重力的作用下凝成硬硬一滴,“啪嗒”落在了奶白色的宣纸上,荡漾开来。
         “为什么要学习吗……”
         加州清光抬眼,不去理会那碍眼的黑斑,看向宣纸另一边的,已经干涸掉的墨迹。不参有杂质的高等墨石磨出来的墨细腻光滑,还散发着独有的淡淡书香味。
         那里写着“加州清光”,写着“大和守安定”,写着“池田屋”,写着“冲田总司”……这些都是审神者教给他的。
         说实话,加州清光很感谢审神者。感谢他对自己的任性的包容。
         他想学什么,审神者便教他什么。加州清光自认为自己并不聪明,然而在审神者眼里,加州清光是绝有觉悟的聪明的刀。
         “我想……记住他们。”
         “嗯?”审神者抬起头,看着加州清光那双平静如水的暗红双眸。
         “虽然……总有关于曾经的一切记忆……但是……记忆这种存在,说到最后也只是私人物品吧……”
         “我希望……能为我的记忆寻找一份寄托……”
         “啪嗒……”细微,但却突兀。
         抬起手擦了擦眼角,加州清光突然绽放处灿烂的笑容。
         无奈,释然,与彷徨。
         “最主要的……”
         “还是怕我自己会忘记吧”
         阳光正好……打在少年的背影上。
         那一滴墨斑,渐渐凝固。
         有什么,能证明,加州清光曾经存在过,曾经是冲田总司的爱刀?
         历史。
         已逝之事,唯有记忆,暂存其温。
         但倘若只依靠记忆,又有多少曾发生过的,曾存在过的,流传至今,被世人所知?
         世人,需要一种能承载记忆,长久保存的载体。
         但历史,也并不是无所不知。
         还有太多编造,还有太多混乱,还有太多未知,不确定因素。
         人为或是天意地发生变动,杜撰了过去,掩盖了事实。
         而知道真相的记忆,却还未来得及寻找到载体依托,便随着主人的长眠化作浮世的一缕浑浊的风,飘散。
         加州清光,显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莫名的通透,反而为他带来了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