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沧陌路

character(1)

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也早就预料到了 ...

所以当夜莺小姐来找他时,无言,却足以了解一切.

今夜,是他在这里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emmmmm只是闲的没事觉得自己一个假期不更新不太好…

如题……于是把自己在语c群里的啪戏搬了过来……你们不要误会是很正经的啪戏!顺便放一下自己在群里的人设………人设这边………关于buff问题……我也在努力改……
那么,下面是人设

【监管者/佣兵·刺客披风】奈布·萨贝达
【个人经历】:
作为求生者的他,一度在没必要的自责中收人唾弃。
似乎自己存在的唯一意义,便是拖延时间,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换取别人的逃脱。
那些人,被自己成为同伴。
但是,是会嘲讽自己推搡自己,甚至出卖自己的同伴……
那些人,值得自己为之付出吗?
自己来到这个庄园……到底是为了什么?
拼命想逃离过去黑暗绝望的残酷生活,不想再继续伤害无辜的人,不想再继续挑战自己的底线,却因为身体对喷涌而出的鲜血和对从手中一点点流逝的他人生命的极度渴望而不得不继续下去,最后在挣扎中发现自己已经上了瘾,再也戒不掉……
于是,某个雨夜,他消失了……
庄园没用多久便将他的痕迹消磨的一干二净,连记忆也模糊不清
但是……
他回来了。
从地狱中爬了回来,以监管者的身份…
说到底,自己来参加这个游戏的最初目的,不就是为了重温杀戮的快感吗……?
【外在特质】:
作为一名佣兵,哪怕是退役佣兵,奈布·萨贝达的身体素质在正常情况下也要相对强于众多求生者。

【一阶存在感】久违的他人鲜血让远离战场多年的佣兵重新激起对杀戮的渴望。缩短收刀时间5%,缩短技能CD2秒
“别小看这2秒,在战场上,哪怕是0.1秒,也能终结一条生命。”

【二阶存在感】随着游戏的进行,佣兵在追逐中愈发得心应手。当求生者中出现半血状态人员,每隔一分钟显示其位置,显示时间2秒。
“在战场待久了,便熟悉了血的味道。”
 
ps.
多年的战争,使佣兵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战争后遗症】当以佣兵为中心方圆10米内存在一台破译进度超过70%,或由正在三名求生者共同破译的密码机时,移动速度降低10%,攻击范围缩小25%
…………
是不是很………ooc?
很好接下来还有更ooc的呢……
注明:啪戏内容纯奈布角色,其余角色自行脑补
“啊~让我来看看……回到庄园后的第一场游戏遇到的第一个小可爱……是谁呢?”
右手按住船身破洞的边缘,丝毫不去在意张牙舞爪刺入肌肉中的木头碎渣以及监管者翻窗自带的延时设定,一个侧撑利落的翻进船舱,却只看见一台修了三分之一的密码机
“小猫咪……跑了吗?”
蹲下身仔细察看着潮湿木板上的脚印,那暗色印记明显还很新鲜。沿着脚印,心中大致有了一个既定的方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嘛……真是忍不住想看看,他们见到我时的表情呢……”
拉了拉帽檐,瞥了眼身旁的密码机。破译进度并未超过90%,因此那齿轮摩擦所发出的“咯吱”噪音还在自己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但这不代表,可以放任不管。
俯身抽出插在长筒靴内的弯刀,在手中熟练的转了半圈猛的插入那可怜的密码机中,那四分之一的进度条立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没有像往常一样收起弯刀,而是反握于胸前,空气中那令自己疯狂的味道,让自己不由自主的进入了备战状态。
“不听话的小猫咪,在哪呢~”
“啊呜……怎么……是忘记了吗?”
明明看见某个求生者的身影方才抬起了头望向自己这个方向,可却立即发现他并没有跑多远便再次埋头修机。
一种被无视的感觉油然而生……啊不,是被再次唤醒。下意识回想起曾身为求生者的种种过往,好容易建立起来的兴致被强行破坏。
但这些年来,在庄园主那里,自己也不是混吃混喝的。
掩盖情绪这种低级表演技巧,自己可是非常擅长的。
那边的求生者显然是注意到了自己,然而也只是看了看随后便继续埋头修机。
是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快要身陷囹圄了吗?果然啊……这些求生者的求生意识,还差得远呢…
不过说起来,又会有多少求生者,体会过自己曾习以为常的强烈求生欲呢?
恐怕,整个庄园都不会有吧…?
“啊……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多年来,作为求生者的自己早已学会如何卡出对方的视觉盲点。
习惯性的闪身紧贴在一处被放倒的木板后,微微偏头闪出视角,那个人,还在原地低头修机…
小猫咪如此松懈的话,可是会遭殃的…
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好好玩一场了?
一场……扮猪吃老虎的闹剧……
“也不枉费我在庄园主那里学了这么久的表演……终于派上用场了……”
拍拍披风粘上的灰尘,卡着视角从侧面回绕到那人的身后,嘴角扬起的夸张角度却在开口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被惊愕所代替:
“啊,卡尔先生……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监管者呢……”
听到玛尔塔的问话倒也不惊慌,多年来的相处让自己早已吃透了每一位求生者的性格。
“哈,玛尔塔你说什么玩笑呢?我怎么可能是监管者啊?”
对他人的心灰意冷早已转变成自己最完美的伪装,或许是庄园主从中作梗,又或许是不愿面对……但不论是那种原因,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如今实在是回忆不起来曾身为求生者时,到底受到过哪些照顾。过去的记忆中,只有排挤与唾弃……
于是这些阴暗的东西聚集在了一起,成功吞噬了自己……说到底,现在的自己也没有什么资格去做什么拒绝的举动了,毕竟,都已经成为了同类不是吗?
想到这里,嘴角不禁染上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就好好欣赏一下,一会猎物们惊慌失措的表情吧……
于是轻倚着墙,环臂看向玛尔塔:
“这局的话……监管也确实挺水的呢。”
求生者都在眼前了还不打当然水……
“说起来玛尔塔小姐怎么会生出那么奇怪的想法啊呵呵”
几年过去了,你的直觉还真没有变呢……一如既往地准确…
挑挑眉,指了指那颗怦怦直跳的紫色棉质心脏,略带笑意地开口:“修机倒是没问题……不过,就这样放任它跳着真的ok?”
已经确认了两名求生者……还有两名……是在挂机吗?!
开局已经很久了,却没想到已经破译了的电机只有自己面前这一台,不禁撇了撇嘴:现在的求生者……求生意识也太次了吧?
倚着墙未动,靠着卡bug(不存在的)隐藏了红光,吐槽着庄园主真是老奸巨猾这么好的bug不告诉监管,脸上却并未有着丝毫的懈怠,仍是那副完美却僵硬的笑容。
僵硬。
这么久了,自己早已忘记了该如何去笑,如何去哭。一切的情绪被压抑在心底,就像从前那样…不同的是,现在的自己,已经会用截然不同的面具伪装自己了,比杰克的面具更真实的,人皮面具。
哦………………
要皮断腿了…………
没错我一点都不认真………………
我觉得我会被骂死【小声逼逼】
那么……就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祭奠一下我死去的暑假吧……

嘛………又是我……就是宣个群~
第五人格语c群!锵锵~
我该说些什么……
……
大佬们求求你们拯救我们吧我们快在群里冻死了啊!!!!!!

清光の日

啊啊~翻了翻推特发现今天已经8月5日了呢……想必会有新入坑的小可爱们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咳咳!
大家都知道,刀剑是没有办法确定生日的,于是粉丝们就把每把刀所对应的番号拆开来作为刀剑の日。
说到这里,小可爱们就该明白了吧?
没错,清光光的番号是85,拆开来就是8月5日,也就是今天!
emmmmmmmmmmm
我也是从凌晨就开始思考到底该写一些什么……最后做了决定:将我珍藏已久涂涂改改近一年还要继续涂涂改改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的同人本的短篇【雾】安清向小说的一部分放出来!
(其实是想一直保留到同人本放出来为止的……)
虽然我没有在片段中过多提到时间……但我想熟悉冲田组历史的米娜桑都会明白我将时间线放置在了哪里……
那么……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瘫坐在地上,安定环膝抱成一团,将头深深埋进臂弯里。
白围巾随着身体的抖动滑落到地上,露出点点嫣红。
那是昨晚,加州清光抓住即将落水的自己是留下的,凤仙花的颜色。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围巾上的几抹红。
雨,还在下。风,也还在吹。
鼻腔中尽是腥甜气息。
远处,传来杜鹃的声音。
不,这个季节,不该有杜鹃的。
抬起头,远方朦胧不清的树影上,清晰地停着一只艳红的杜鹃。
它歪歪头,盯了一会儿安定,随后仰天悲啼。那声音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像是已逝之人的告别。
在这哀鸣声中,那杜鹃,化为了一滩血水,从树上淋落。
淋落到那片污浊不堪的水坑中。
萎缩的花瓣早已不再鲜艳,红色的汁水也已被稀释地快要失了颜色。
那是今早,加州清光倒掉的,染爪红余下的染料。
那一滩血水融入泥泞,溅起不小涟漪。
相比起凤仙花,这杜鹃血的颜色明显要更亮丽,鲜艳一些。
也要更悲壮一些。
但雨水,依然把它稀释。
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只剩下围巾上的几抹红。只剩下泥土中的几片花瓣。

就是宣个群……

就是宣个群
嘛~这里星沧....内个啥,
弱弱的来给大家宣个语
c群.....
这是个有(o)逼(o)格(c)的语c群,不管是来
自哪里的小伙伴,只要你会搞事情,只要你热爱二
次元,只要你有语c的梦想(为毛有-种传销的即
视感? ],就算是小白,萌新,也没有关系!因
为我们的口号就是....原著属于大佬! 0oc交给我
们!
欢迎加入二次元乱炖ooc之语c篇,群聊号码:
654287626
来自不同动漫的语c爱好者......请不要嫌弃我!
(尽管这个群“偶尔”
会冷]
阿里嘎多!

你们不在的日子(8)【我:…………】

DAY8

  “如果不是万叶樱,那它会实现我的愿望吗?”

  樱花,开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开的,比曾经更加灿烂。

  也更加凄凉。

  一个人坐在树下对着繁花独饮。

  不得不说,加州清光的酒量是极好的。

  但是,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心碎的吗?

  加州清光许了个愿。

  他也不知道愿望是什么。

  这个午夜,落了一身花瓣。

你们不在的日子(7)

DAY7

   “原来锻刀,可以用碎刃......”

    加州清光成功了。

    他用大和守安定留下来的碎刃,锻出了一把新的大和守安定。

    可以利用审神者的灵力召唤出来的大和守安定。

    他能感受到丝丝灵力,那把刀,就像睡着了一样。

    加州清光只是盯着。

    看了一天。

    这个午夜,加州清光第一次不觉得冷了。

    虽然怀中的刀早已冷却。

你们不在的日子(6)

DAY6

  “总有一天会消失吧?连同我一起......”

   今天糟糕得很。

   起床被被子绊倒,洗衣服掉进河里,锻刀差点掉进刀解池......

   没有出阵,却已经碎了很多次。

   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心不在焉。

   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完,却已经是筋疲力尽。

   这个午夜,加州清光又失眠了。

   “大家,都不在了啊......”

   有时候面对事实,是很累的。

你们不在的日子(5)【这章真的不虐……我只是……哭唧唧】

DAY5

   “所以你为什么要只留下我一个人......”

   今天同以往不一样了。

   因为加州清光遇到了大和守安定。这个本丸的大和守安定。

   但是他已经暗堕了。

   即便如此,加州清光还是从他的口中得知了那天所发生的一切。他还很清醒。

   那一天,审神者破天荒的出了门,找到了除了加州清光外的每一把刀。

   没有刀装和御守,就这么去送死。但是无法违抗命令。

   主命即一切。

  看着每一把即将破碎的刀剑,审神者一边哭一边不停地道着“抱歉”。

  但她并没有上前阻止。

  最后只剩下大和守安定了,可审神者此时却消失了。

  于是他逃了。

  却也因此暗堕。

  “其实这样也还不错......”

  加州清光突然阵阵心悸:“什么意思?”

  “至少这一次,换成了我。”

  加州清光这辈子也忘不掉这个场景。

  那个一直嚷嚷着“首落去死”的家伙,

  最终真的以首落死,与他告别。

  就像当年刀尖折断在池田屋的加州清光。

  这个午夜,比本丸更加寒冷的,是加州清光怀中的碎刃。

你们不在的日子(4)

DAY4

   “总感觉你们还在......”

   同往常一样地起床,洗漱,打扮自己,完成内番,出阵......

   有说有笑地聊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八卦。

   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问:“这样子会不会更可爱一些呢?”

   坐在房顶看月亮......

   但到了半夜

   加州清光才觉得,自己白天一个人自言自语说笑的样子

   真的一点也不可爱。